人工染料

校园传说之箱根学园篇

作者碎碎念:
*第一次写文 ooc肯定有 还不是很掌握角色语气 若不喜请赶紧离开!
*取名废 什么女孩B A的就随风去吧(仰望天空
*希望大家会喜欢 这样温柔不善表达的荒北和反差野兽系的新开
*有任何需要改进的地方都可以和我说哦 如果没问题就接着往下看吧!
---------------------------------------------------------
像每个学校一般 箱学也有属于自己的校园传说。有别于厕所的花子,第十三个阶梯,箱学的传说是真实存在的----人称:鬼与差使

“靖友 你有听说最近低年级的盛传的传说吗”一边吃着能量棒一边在滚筒式训练台上飞驰
“哈?!这种无聊的事我怎么可能知道”荒北千年不屑脸对上了新开湛蓝的眼睛 悄悄的挪开了视线
“荒北桑,你在我们班被称为鬼哦~大家都很怕你的说”真波在后面的训练台上笑着说道
“这种事怎么样都无所谓吧?你这家伙倒是好好来参加社团啊!别在乎这种…”
无聊的事啊……我以前遇的多了,骑着摩托车旷课的那些日子 除了小弟还有谁敢和我说话?
这种事现在都已经无所谓了吧?好好准备高中联赛 然后风风光光的毕业 毕竟是最后一年大家一起骑车了呢

是啊 最后一年 时间过的真快

看着荒北回转数明显减少,新开原本捕捉猎物的眼神变得柔和了不少
“靖友 你还好吗?”新开担心的语气使真波开始反省刚刚是不是讲的太过了
“哈?我好的不得了 不要用那种语气和我说话好吗 怪恶心的 我今天的训练计划完成了 先走一步了”
只不过是一会的走神就被这家伙看到了,真令人火大。不过这种烦躁感是从哪里冒出来的?荒北试图洗冷水澡来冷静自己 而这样的结果理所当然是感冒发烧请假在家休息

“靖友生病了……兔吉也没精神吗?”平时一起喂兔吉的下课时光如今也显得有点寂寞

“啊啊啊 鬼大人今天不在 显得新开前辈更加亲近了”几个躲在后面偷看的小学妹们窃窃私语着
“是啊是啊 鬼大人在的时候哪敢那么近啊 被看到一眼感觉就要死了好吗”学妹B推了推眼镜,突然想起了什么 一抹坏笑推了推旁边绑着双马尾的女孩“诶诶诶,麻衣酱 不是想告白吗 鬼大人不在正是你接近新开前辈的机会呢!”

“你们在说什么机会啊?”在听到关键词“鬼”就开始烦躁的新开 突然出现在三个学妹的面前

“啊啊啊 新开前辈 那 那个 你那么温柔 那么阳光 为什么要老是和荒北前辈在一起?是不是…被… 被威胁了?如果是这样 我哥哥是社会人 我能让他帮你…那…那”双马尾的女孩缓缓地从包里拿出了一封信

“然后呢?”新开面无表情的从后面拿出了一个能量棒,场面紧张到连撕开包装纸咀嚼的声音都能听得清

“果 果然新开前辈是被威胁的吧!我就知道!荒北果然是鬼一般的存在,早知道就早点让哥哥除掉……”砰的一声女孩的告白被打断 信也随着掉落在地上 意识过来的时候新开的手臂线条能用余光瞥见 他靠近这妹子的耳边说

“啊…是哦,是被威胁的。我威胁他来陪我喂兔子 威胁他和我一起上下社团 威胁他天天和我在一起的哦 怎么?你想除掉的人是不是应该是我啊?”对上了新开变红的双眼 此时此刻女孩认为眼前的这个才是真正的魔鬼 而吓软了双腿

“啧,新开 你在那里欺负学妹干嘛?还不赶紧喂完该死的兔子去练习了”有气无力的荒北穿着和季节不符的厚外套出现在新开背后

“靖友?你 你怎么来了!哈哈哈哈 感冒好了?果然笨蛋不会感冒呢”新开转身拍了拍那人的肩笑了笑 眼睛的红色在听到那人的声音时就已经消失殆尽了
“哈?!谁是笨蛋啊 笨蛋新开 把学妹吓得半死的人才是真正的笨蛋吧!快跟人家女孩子道歉啊 真是…区区女孩子能做什么让你那么生气啊 混蛋”推了推那张堆满微笑的脸 对着学妹压了压头
“啊 抱歉啊 这家伙也不知道怎么了 你们就别太放心上, 喂喂 你也好好道歉啊”
“啊抱歉了学妹们”和刚刚的表情完全不同 此时的新开满足的表情像是得到糖的孩子

在一阵道歉后 上课铃也响了 学妹们急着回教室并与他两擦身而过时 突然觉得一边的肩膀出现了一定的压力
“最好管住你的嘴,下次我在听到你们说靖友怎么样 别怪我不客气”女孩觉得自己一定听错了 这不是自己喜欢的那个温柔前辈的声音

“喂喂喂 新开 你又跟妹子说了啥 不要把我当空气啊混蛋”
“没什么~也就是让她们好好学习天天向上而已”

过了好几天 真波在训练台上提到的鬼与差使 似乎已经在接下来的传说中交换了名字